当前位置:主页 > 公司新闻 >
广州人里约“大冒险”:骑行看奥运 夜宿贫民窟
新闻来源:未知  发布日期:2016-08-28 17:23
“保护费”、沙发客、骑行者、里约大冒险……如果不是里约奥运会,我们或许永远无法知道在地球另外一端的里约热内卢,广州人是怎样的生活状态;如果不是在这座城市的广州人盛情邀约,记者也无从了解他们在异国他乡真实的生活场景、家国情怀;如果不是乘坐缆车深入里约贫民窟,当然会错过广州小伙非同寻常的体验:日出而作——当奥运志愿者,日落而息——夜宿贫民窟。这不是纽约,而是里约,一个令人又爱又恨的城市。也只有倾听里约广州人倾诉的时候,我们才会短暂地忘却桑巴迷情、盗抢危情,重温五环旗下的奥运激情。
 
都说去里约“大冒险” 其实没有那么“吓人”
 
里约奥运会还未开幕时,关于这座“上帝之城”的种种负面新闻已经甚嚣尘上:先是寨卡病毒令一些高尔夫球大牌球星“望而却步”,继而是治安混乱、盗抢成风让世界各地的游客犹豫不决。
 
真实情况是怎样的呢?
 
在奥运会期间,的确有媒体班车遭遇石头袭击的事件发生,还有当地人不时提醒记者保护好手机、财物,一时间,一种险象环生、风声鹤唳的危机感油然而生。
 
不过,巴西军警在奥运会期间日夜值守,为“平安奥运”立下大功,至少,一直到奥运圣火熄灭的那一刻,记者身边几乎没有什么人真的“遭遇不测”。
 
最值得一提的经验是:只要不偏离工作轨道,盗贼、抢匪就没有机会。
 
“其实,里约的治安没有那么糟糕,只是被欧美媒体炒作放大了。”巴西广州企业家协会监事长李本亮无奈地说,“只要不误入毒贩、盗抢团伙盘踞的贫民窟,里约还是安全的,我们在这里生活了20多年,也没有遇到什么特殊状况。”
 
如同俄罗斯索契冬奥会一样,里约夏季奥运会的问题再次被西方媒体过度渲染,这令巴西错失了向世界展示最好一面的机会,令“奥运经济”大打折扣,也令许多世界各地的游客错失了一次领略桑巴风情的机会。
 
据报道,按照往届的经验,奥运会期间会有300万人涌进奥运之城,但里约此次奥运会实际上只接待了100万人,靠游客拉动消费、刺激经济的效果远低于预期。
 
20世纪90年代,李本亮随父亲来里约打拼创业,从餐馆做起,到开花店、做进出口贸易,如今已经是里约的成功华商。他对里约的情况最了解,也最有发言权。
 
“刚开始来巴西交了不少学费,什么都不会,语言也不通。”李本亮说,创业之初充满艰辛,但他和家人靠中国人的传统美德在巴西站稳了脚跟,“巴西是一个多民族的大熔炉,世界各地的人们来这里创业淘金,没有种族歧视和排外心理,我们得以在此安居乐业。”
 
据当地人介绍,商户都要缴纳一定金额的“保护费”,通常一个档口每月600雷亚尔(约合人民币1200元),而且每次都是由警察来“代办”,写不写收条全看心情。其实,大家都知道这是违法的,但通常还是会按时缴纳,因为不缴的话,以后遇到危险需要警察出警,可能就会遭遇“不理不问”或各种拖延,损失会更大。这也是当地长期以来形成的“生态环境”。
 
广州大哥当“东道” 搭建中巴友谊桥梁
 
“里约人很淳朴,我们开车外出也遇到过车子坏了然后巴西人帮忙修车、送人的情况,很感动。”李本亮说,华人之所以与当地人和睦相处,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恪守本分、低调生活,因此,不管生活上还是生意上,他结交了很多当地朋友。
 
正是这种乐善好施的豁达性格,让李本亮在广州与里约的政商往来中享有盛誉,广州人到里约,多半会拜访他。
 
广州梦骑行队抵达里约前,广州日报记者经朋友介绍与李本亮取得联系,得知车队一行要完成南北美洲大穿越骑行、为中国奥运健儿加油助威的壮举,李大哥爽快地接待了我们,并为骑行队骑友提供吃住行的便利,一切为了大家的安全,为了此次海外骑行的圆满成功。
 
“我们来到里约,李本亮像对待家人一样安排我们的生活起居,真的非常感动。”骑友黄惠琼感激道。
 
除了生活方面的关照,李本亮还特意安排大家到各奥运场馆为中国队加油助威,他本人也是体育迷,只要有中国队的比赛,他有时间就去捧场助威,成为赛场内手擎国旗最活跃的那一个。
 
“这是奥运会第一次来到南美洲,当地华人都很激动,我们也有机会在家门口为中国健儿加油助威,贡献我们的绵薄之力。”李本亮说,乒乓球、女排、羽毛球、举重,只要有中国运动员的精彩表现,他和家人就到场助威,“喊得太凶了,嗓子都哑了。”
 
“不论巴西世界杯还是里约奥运会,广州企业家协会都接待了大量来自中国的记者、访问考察团,我们希望搭建一座中巴友谊的桥梁。”李本亮说。
 
中国骑行者齐聚 车轮上的奥运梦想
 
当全球体育明星在里约奥运会风云际会之时,来自中国的骑行家也相聚在奥运大本营,这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2012年伦敦奥运会之后,延续至今的一件“新鲜事儿。说新鲜也不新鲜,因为骑着自行车、跟着奥运周期全世界跑的骑行者,中国还真不少。
 
广州日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来自安徽的“三轮车大爷”陈冠明也再次亮相奥运之城,26岁的朱志文4年前从上海出发,抵达巴西时已经骑行了29个国家,还有北京小伙于旸赚钱骑车环游世界……可以说,“中国骑行家”在奥运年又火了一把。
 
当然,最“拉风”的当属广州梦骑行队,这支草根骑行队从2012年骑车去伦敦看奥运开始,5年来完成了4次海外骑行,其中三次获得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接见,这是对中国草根骑行者的最大褒奖。
 
“我们每次海外骑行都有一个主题,这一次是‘五环骑迹’,第四次海外骑行结束后,我们已经完成了巴黎、伦敦、洛杉矶、蒙特利尔、里约共5个奥运城市的骑行,刚好与奥运五环相吻合,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的梦想。”广州梦骑行队队长龙辉激动地说,2012年广州日报发起“骑车去伦敦看奥运”活动,从那时起,广州梦骑行队就不断将梦想延伸,“我们希望2018年骑行韩国平昌冬奥会,2020年骑行东京夏季奥运会,2022年骑行北京冬奥会,环球梦并不遥远。”龙辉说。
 
“这次里约之行,我们最大的收获是在乒乓球决赛现场获得巴赫主席夫妇的接见,他非常赞赏我们的奥运主题骑行,这也是我们去年‘广州梦 下南洋 申冬奥 撑北京’活动与北京申办2022年冬奥会成功时与巴赫的约定,现在梦想成真。”龙辉说。
 
此番穿越南北美,广州梦骑行队首次组建了国际团队,由广州骑友与美国、加拿大和巴西当地骑友一起完成上千公里的骑行,加强了全球华人的联络、交流,将中国文化和新形象带到世界各地,成为中国民间公共外交的先行者。
 
在乒乓球、举重、跳水和女排夺冠现场,广州梦骑行队为中国健儿加油助威,也成为奥运赛场亮丽的风景线。
 
住进里约贫民窟 广州志愿者的“奇妙之旅”
 
奥运志愿者何以住进里约贫民窟?原来,毕业于暨南大学的广州小伙贾政以国际志愿者身份来到里约,广交国际朋友的他联系上一位当地的黑人朋友,当了一回“沙发客”,不曾想朋友家就在贫民窟,于是,他有了一段“深入虎穴”的奇特经历。
 
由于签证迟迟办不下来,贾政没能在奥运会开幕式前抵达里约,当他准备出发时,里约已经是酒店爆满、机票价格飞涨,但他不想让梦想就此化为泡影,于是在拿到签证的当晚订好机票,第二天背包前往里约。“我就带了一个包,这真的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,”贾政快乐地说,当奥运志愿者一直是他的梦想,“因为没有机会作为运动员参加奥运会了,当奥运志愿者也好啊。”就这样,他孤身一人来到了里约。
 
本届奥运会共招募了5万名志愿者,其中包括1万名国际志愿者,大部分来自美国,中国有400多人被选中,在156个国家和地区的志愿者中人数排名第四多,他们大多被安排在各场馆区提供语言服务。
 
“刚开始我被安排在乒乓球馆做赛事服务工作。”贾政说,不过,考虑到乒乓球赛事结束得比较早,自己的工作量不够,他提出想换个“比较忙”的岗位,于是,人性化管理的里约奥组委把他安排在了巴西空军学院的训练场,为田径、排球、游泳等奥运选手提供服务。
 
“换岗这件事情,可以说巴西人处理得特别随意,也可以说是非常人性化,充分考虑志愿者的个人意愿和赛场的具体需求。”贾政说,对于这样的换岗安排,他非常满意,毕竟前面缺席了几天,他希望自己的“奥运时光”过得慢一点。
 
“来里约最大的收获是实现了我小时候希望参加奥运会的梦想,而且不仅仅是作为观众,还是奥运会的一分子。”贾政感慨道。虽然工作很辛苦,每天只有四五个小时的休息时间,但他乐在其中。
 
“虽然我只是奥运会训练场的志愿者,没有看到国旗升起,但我在这里感觉到运动是一件特别美的事情,田径运动员在跑步,游泳运动员在游泳,排球运动员在跳跃……运动是对美和健康的追求,我会更多地参与到运动当中,去追求这种美和健康。”贾政说。
 
每天晚上结束志愿者工作后,贾政就会回到黑人朋友的贫民窟小屋。“我的房东是一位39岁的未婚男士,有一位护士女友。他一个人要打两份工,生活并不宽裕。”贾政说,“但他人很好,每天早上会给我烤面包、备早餐,还带我去贫民窟走了一遭。”
 
这样的经历很奇特,两个此前素昧平生的人,在并不宽敞的贫民窟房子里成为房东和“沙发客”,交流着这座城市的秘密和“游戏规则”。
 
“里约真的是特别健康和运动的城市,市民也很快乐,这跟金牌没有关系,健康、快乐和美才是最重要的,这些特别契合这座城市的性格。”贾政感慨地说。
 
在里约期间,除了有一次随朋友到贫民窟被一个18岁的青年讹诈未遂,贾政其他一切的回忆都是美好的。
 
里约奥运会结束后,贾政将回到中国,开始在广州日报社的记者生涯。他说,这是一段梦幻、神奇的经历,“我觉得,现在应该已经没有什么事是不敢想、实现不了的了”。
 
这就是里约奥运会给年轻一代志愿者最大的启示和激励:点燃希望,实现梦想。

版权所有:我的网站